陳漫:攝影藝術來源于生活,一定要高于生活

2019-10-09 16:09 首頁 > 產業 > 新聞快訊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在中國的時尚攝影界,提到大片,人們最先想到的一定會有陳漫。

作者:李喆

在中國的時尚攝影界,提到大片,人們最先想到的一定會有陳漫。

前不久“陳漫拍的”成為話題一度登上微博熱搜,這個熱度來得頗有戲劇性:迪士尼真人版電影《花木蘭》曝出的宣傳海報瞬間引發熱議,海報中劉亦菲扮演的花木蘭身穿紅衣,手舉利劍,眼神如鋒,極強的視覺沖擊引得網友大呼:“我們的木蘭真的美哭了!”“英姿颯爽,真的太帥了!”“好想看這部電影!” 很多人以為這張海報是國外攝影師拍攝的,后來才發現出自中國攝影師陳漫之手。她為人所稱贊的,不僅僅是那些生動的明星面孔,更多的是將東西文化巧妙融合,通過獨特的視覺語言,向世界所傳遞的當代東方之美。

ͼƬ151.png

攝影師陳漫供圖/歐陽

“全年365日無休,國外國內飛來飛去”是陳漫的日常狀態,一約再約,采訪唯有抓住陳漫拍攝的間隙進行。起大早頗輾轉,趕到影棚,斷續的對話,出來天色將晚。休息室里的陳漫,一身舒適的黑衣,腳踩一雙千層底,還有一口特好聽的京腔,“說話得哼哼著說出來,都懶得張嘴”。可一旦觸到片場拍攝的事,她一下子像點著了火,腦洞大開,氣場強大。

我畫畫喜歡畫人,拍攝也喜歡拍人

說起來,攝影并不是陳漫最初的夢想。“小時候我父母那代,還都興‘鐵飯碗’,那時候根本不懂什么是攝影。我長大以后,那會兒時興的專業還是會計、法律這種。不光攝影,連畫畫基本上來說都是非常冷門的職業。”

陳漫爸爸從事的是美術工作,“小時候我爸畫廣告牌,那時候還沒有噴繪,我在旁邊看他畫”,耳濡目染使陳漫很小的時候就展現出繪畫的天賦。那時家里會有老鼠出現,有一天她拿起筆畫了一只老鼠。媽媽看后覺得她畫得很像,干凈利落,就送她到少年宮的繪畫班學習。“從兩歲開始畫畫,一直畫一直畫”,本來沖著美院去的,高考時卻陰差陽錯地考進了中央戲劇學院。在中戲待的一年,對“畫了快20年”的陳漫來說,曾經備受煎熬,她越來越覺得這不是自己想要的方向。一年后,她從中戲退學,決定重新參加高考,“對于自己的事我比較堅持,爸爸媽媽也支持我。”

ͼƬ150.png 

第二年陳漫以專業第一的成績走進了心中的夢想之地:中央美院。

中央美院不僅為陳漫打開了一個新世界,更帶給她人生轉折的機會。回頭看青春的歲月,北京大妞的詼諧隱去,她多了幾分堅定,“各種各類的畫我從兩歲就開始畫,畫了20年,所以畫畫對我來說,每天就是上課畫上課學。剩下的時間我就想學點新的,但我又喜歡跟人相關的,那時候我們學校開設了第一屆攝影專業,我畫畫時候喜歡畫人,畫跟人物相關的;拍呢,我也喜歡拍人,所以我選擇了攝影專業,也主要是拍人。”

陳漫記得特清楚,第一次端著相機是去拍春曉,“那時也不知道是給挺重要的雜志封面拍攝,機器還是膠片的,借的膠片沒洗出來,完了以后又重新去拍了一遍。”過程有點尷尬,可最后呈現出來的片子受到各方認可。

ͼƬ152.png 

2003年,陳漫成為陳逸飛創辦的《青年視覺》雜志的封面攝影師,李東田負責藝人造型,陳漫負責拍攝,這樣的合作使她開始在時尚圈嶄露頭角。拍封面一拍就是五年,這五年她用自己的鏡頭語言建立起陳漫式視覺藝術風格,她成為國內眾多一線明星的御用攝影師。

2009年,《Vogue》邀請陳漫與模特杜鵑合作,她讓模特杜鵑出現在北京的胡同口、上海的外灘,推出《祖國萬歲》系列照片,這樣的風格延續并創新,后來的王菲、郭德綱等明星嘗試下紛紛爆出驚艷的效果,網友調侃,“唯有陳漫拍出了德云社班主郭德綱時尚的一面”。

ͼƬ149.png

拍明星的時候不要去顛覆

商業攝影之路走了16年,陳漫的鏡頭下總能呈現出明星獨特的一面,在拍攝時是怎樣保持對人物的敏感度的?陳漫笑言自己一直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拍人相對來說比畫人要簡單,我從小就是畫人的嘛,畫人的時候什么都沒有,就是一筆一筆地通過構思在紙上畫。拍人的時候人就在那兒了,你摁一下反正影兒就出來了,自然而然地構圖就成了。”

直到最近公司做了一個“大片”app,作為產品經理的陳漫對自己的這種天賦才有點恍然大悟,“之所以我在攝影領域里小有成績,是因為我每次拍照片都是像對待一個產品一樣,去客觀運算各個維度觀眾的需求,然后把它濃縮成一張照片了。”

多年以后再看,這樣的例子特別多,比如說每次拍的劉濤都不一樣,每次拍她的時候陳漫都會綜合本次的媒體需求、品牌需求、劉濤自己的需求以及劉濤粉絲的需求,甚至還有非劉濤粉絲的需求,最后加上一點點攝影師的藝術需求,“這些需求綜合起來,用肉身AI算完了以后直接得出一個結果,那我這次拍這樣了,下次拍得又不一樣了,每次算完了再拍。”

陳漫覺得極具挑戰的是拍王菲、林青霞、坂本龍一等這些資歷非常老的藝人,“他們在他們那個年代已經拍片拍到極致,再找到我拍的時候,我就會思考怎么去表達他們,而不是說去重復他們以前拍過的。”

怎么樣才能表達現在的一個真正經典的他們,同樣又成為他們人生當中最經典的照片之一呢?陳漫有自己的理解。在王菲復出的時候,陳漫拍了王菲一身白衣飄飄的時刻,特別養眼,“我就覺著她是入世又出世了,很純凈的一個人”。

長年拍攝明星,陳漫有一套自己獨特的方式。通常在開拍前會接到很多關于明星的信息,這時候她往往不去看那些信息,“我拍片的話,還是注重他給我的第一感覺。”陳漫覺得,多數觀眾也不需要知道明星太多的信息,她就想把明星拍得很直觀,把第一面表達好。業界老是說拍明星要“顛覆一下”,陳漫卻覺得拍的時候不要去顛覆,“明星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這樣已經是他(她)最適合的狀態了。”

同樣的人,同樣的題材,陳漫能拍出不一樣的感覺。陳漫覺得這跟人的成長有關系,就像小時候看的電影和書,后來再看就不一樣了。在她的眼中,變化是個常態。陳漫最具影響力的一張圖,是她拍了很多年的一位女明星,密密麻麻地排在一起,每一張都不一樣,極具震撼,一張張圖像一部行走的故事片,凝固了時間。

ͼƬ148.png

攝影藝術“來源于生活,一定要高于生活”

從小學繪畫的陳漫雖然沒有從事純藝術,但這么多年她還是一直在堅持畫畫,“我特別喜歡,畫畫兒對于我來說是一種消遣,平時沒事的時候就會畫一些。”而“每天拍每天拍”的攝影,成為一個很日常的工作。

雖然說繪畫是用來消遣的,對陳漫拍片亦有著潛在的影響,“畫畫是從一張白紙開始,從零到一的一個過程。攝影是從一到二的一個過程,它已經有東西在那兒了,你需要再提升它。”

拍了這么多年,陳漫覺得攝影藝術的靈感“來源于生活,一定要高于生活”。

網友曾給她不同時期的作品做了總結,第一階段叫“修理階段”,第二階段叫“就不修”,第三階段叫“愛修不修”,對此陳漫笑得很開心,“我挺喜歡的,特別逗。”她給自己的攝影藝術也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比較想表達自己的,“那會兒上大學,還比較多考慮后期”。第二個階段她做了一個徹底的減法,“沒有后期的,拍那種比較重的當代的時尚面”。第三個階段就是通過數學語言準確表達,“先算需求公式,再拍人”。

恰恰是在第二個階段,陳漫拍攝了很多典型的、被西方認可的東方面孔,像呂燕和杜鵑。她覺得作為一個來自東方、來自中國、來自北京的攝影師,能夠去表現正面存在的、真實的中國當代美,特別自豪。

攝影在當下的生活中變得越來越普遍,當感覺和技巧不能完美統一時,作為專業攝影師更偏重于選擇哪一面呢?比如想拍出“兩米八的大長腿”,往往低機位拍攝“拉長了腿卻變大了腳”時該怎么辦,對此陳漫解密,“這個看需求,有時候拍攝風格人家就要夸張的那種,有時候人家就要很純真很自然的那種,比如說我拍周冬雨很多,人家就喜歡她那種很自然很簡單的氣質。根據每個人本身的導向,導致拍攝的導向、技術和感覺誰都重要,也可以說誰都不重要,還是看整體。”

ͼƬ147.png

遇到飯局就特別頭大

對于陳漫來說,專業當中遇到的任何困難都不會稱其為困難,“我都能解決,就比如說今天同時有幾個拍攝,或者像今天突然計劃變了,然后我臨時趕過來拍片,沒有任何準備的時間,這種很困難的事我都覺得還可以。”

難以想到,生活中那些在常人眼中“很一般的事”,卻是最讓陳漫頭大的事。她直呼自己“屬于情商非常低的人”,“我沒有那么多入世的社會經驗,日常瑣事我覺得挺難處理的。”

新褲子樂隊彭磊有一次吐槽,“40歲的中年人很累,最不想做的就是那種天天在飯局上吃吃喝喝。”陳漫特別有同感,“我也不行,你知道嗎?遇到那種飯局的話,就特別頭大,首先我也不是特別能喝,然后我也不是特別能說,反正就兩樣都不行。”

拍攝時遇到任何難處,她會覺得是個挑戰,不存在困難。生活中別人覺著“啊,這有什么呀,就一張嘴就來了”的那種溝通“我都犯怵”。陳漫直言,“就有時候回微信,我都得編輯好幾遍才發的,不會回,然后就還得問別人,有時候別人得幫我從頭到尾捋,就是每句話怎么回那種。”

陳漫喜歡簡單直接,“除了不會回信息,你知道嗎?我也不會發起對話,這些對于我來說就特別困難,但是比如說像拍攝啊創意啊什么的,我是信手拈來就很快的那種。”

陳漫的鏡頭成為不少大腕“收割機”,有不少人見面時會好奇地問“哎,你覺得那個導演怎么樣”,這會讓她感到尷尬,“熟悉我的都知道,我是那種到那兒就拍、拍完就走,然后也不說話,也不跟人聊天。已經拍了好多好多次的,我都沒說過幾句話,朋友覺得挺詫異的”。

最近一兩年陳漫在嘗試慢慢學習溝通,“因為做了個大片app,我開始嘗試跟用戶去溝通。”她同時又慶幸,“好在這種溝通就是講述之前我的拍攝。”

ͼƬ146.png

喜歡稱自己為南城姑娘

身為一個中國的時尚攝影師,陳漫喜歡稱自己為南城姑娘。“北京出生,大柵欄兒旁邊長大的,這些語言是我很自然的一個表達。大柵欄兒,就是我們家。小時候基本上每天晚上我們家人都會帶我去遛,遛孩子那種遛,那會兒我記著有好多餐館。” 陳漫印象特深,小時候自己騎著自行車穿過天安門廣場去上學,腳上穿著“老頭鞋”。

雖然整個時尚的歷史以西方藝術為主導,但陳漫堅持傳遞東方美學的語言,“當然我也可以說我是拍西方的東西,但我覺得這些已經產出過了。發掘中國面孔,在東方美學語境下轉化,我需要表達made in China的這種時尚是什么。”

個人攝影裝置展、陳漫視覺藝術展、與頂級品牌合作、觸電電影MV拍攝,這些年來陳漫的各種跨界玩得游刃有余。前不久陳漫跟“上下”合作設計服裝,特別能照顧到穿衣者的體驗,很周全的感覺受到熱評。陳漫很自信,“‘上下’那個衣服就是主打中國風的,是時尚的一個代表。通過一個攝影師這種角度,我知道如何用剪裁,去修正、去優化人的這種視覺上的身材,可能這點是比較關鍵的,我跟它已經合作三季了。”

異常忙碌的陳漫從不曾停下步伐,說起手頭開始的新嘗試,她笑得自信,“我拍了一些花瓶,其實拍靜物比拍人難,它沒有生命,它就擱那兒,你跟它如何交流?全靠你主觀地去在那兒擺。拍人的話,他還跟你有些動作來互動。”

ͼƬ145.png

在陳漫看來,女性攝影師是一個更優化的角色,“女性更熱衷于拍攝自己的生活,記錄自己的經歷,通過圖像表達自己的情感。”怎樣成為寶石一樣的女子?“我覺得女性還是要工作,即使就是說以家庭為主的話,也是把它當做一個工作來處理一個家的事情。”

藏在圖像中的女性視角,更容易與女性觀者產生共鳴,這是陳漫前進的動力。突破舒適區和安全區,不斷嘗試和挑戰自我,這是陳漫作為女性所堅信的,更重要的是,這也是她一直在做的。簡單,而有一種特別帶勁兒的韌性。(李喆)

更多精彩資訊,歡迎關注中國文化交流網 www.qpovrv.live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文化交流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2019北京世園會10月9日閉幕
2019北京世園會10月9日閉幕

記者從8日國務院新聞辦召開的新聞發布會獲悉,2019北京世園會閉幕式將于10月9日晚舉行,主題為“收獲的禮贊”。會后世園會將轉型為“兩山理論”重要傳播基地,打造成生態旅游、休閑度假目的地及冬奧會服務保障基地。

聆聽詩意樂章 “西域流光”音樂會走進北愛爾蘭
聆聽詩意樂章 “西域流光”音樂會走進北愛爾蘭

2019年9月26日,中華文化促進會邀著名琵琶演奏家、中央音樂學院章紅艷教授及中央音樂學院彈撥樂團,在英國北愛爾蘭奧斯特劇場舉行了“西域流光”音樂會。

我眼中的China·鄭州
我眼中的China·鄭州

我眼中的China·鄭州

美麗祖國 大美合水
美麗祖國 大美合水

美麗祖國 大美合水

我眼中的China·深圳
我眼中的China·深圳

我眼中的china系列專題,旨在通過經濟、文化、歷史、旅游、民俗、小吃、資源等多元化的介紹向大家揭開一座城市的神秘面紗,帶廣大網友們回首一座城市昔日的恢弘歷史,感受一座城市當今的迅速前進,展望一座城市未來的發展機遇。

我眼中的China·香港
我眼中的China·香港

我眼中的China·香港

围棋入门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