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家話北京】謝柏梁:戲曲藝術百花齊放,文化都會引領風尚

2019-10-10 16:46 首頁 > 學術中心 > 最新觀點 > 來源:光明網
謝柏梁,曾在上海戲劇學院執教13年,上海交通大學、南京師范大學任中文系主任、學科帶頭人10年,現任中國戲曲學院中國文藝評論基地主任,二級教授,北京市教學名師暨“高創計劃”領軍人才,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戲曲藝術百花齊放,文化都會引領風尚

——專訪中國戲曲學院中國文藝評論基地主任謝柏梁

記者 張玨

謝柏梁,曾在上海戲劇學院執教13年,上海交通大學、南京師范大學任中文系主任、學科帶頭人10年,現任中國戲曲學院中國文藝評論基地主任,二級教授,北京市教學名師暨“高創計劃”領軍人才,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四川師大、湖北師大講座教授,汕頭大學教授。出版著作有:《中華戲曲文化學》,《中國悲劇文學史》,《世界悲劇通史》,《中國當代戲曲文學史》等。主要從事中國古典文學史、古代戲曲、西方戲劇史、比較文學和影視文化學的教學研究工作。曾在《中國社會科學》、《文學遺產》和《文藝研究》等學術雜志上發表過60萬字以上學術論文。《中國悲劇史綱》曾獲得過全國青年美學著作優秀獎、《世界悲劇文學史》獲全國外國文學著作優秀著作獎等多種獎項。

ͼƬ6.png 

記者:您在南方學習、工作、生活了多年,什么原因令您輾轉來到北京,來到中國戲曲學院任教?

謝柏梁:我在交大、南師大任職10年,在上戲任教13年;研究中外戲劇史論,同時也進行戲劇創作,是一個“兩棲學人”。所以從某種角度講,在上海、廣東一帶求學、生活近25年后再來到北京工作,南人北上,可以領略首都文化的風采。

同時,作為一個教戲的人、寫戲的人,愛戲的人,雖有北京市教學名師、高創計劃領軍人物、國家社科重大項目首席專家、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客座教授等經歷,但我始終認為,做藝術應將個體研究和大國胸懷結合起來。因此,借著北京市人才引進計劃與中國戲曲學院教學需求這一機遇,來到了北京,站在“身處首都看全國,面向全國看世界”這一更高的視角上,以加深對全國戲曲創作、戲曲文化發展的把握與研究。

記者:您認為中國戲曲文化的發展如何深刻地體現著首都文化的內涵?

謝柏梁:全國戲曲文化的發展深刻地與首都文化同步。我們從包容性、集中性、傳承性這幾方面來講。

相較于地方戲曲文化“地方特色更加顯著”這一特征來講,戲曲文化在北京的發展更加具有廣泛性、包容性。相比南方多語種、多劇種的戲曲文化生態,北方戲曲劇種的語言、曲調風格本身就更容易為全國各地人民所了解、欣賞,更具包容性。

站在全國文化中心的功能地位上,戲劇文化在北京的發展具有鮮明的集中性,這在戲劇作品在北京的演出體量上、演出模式上、作品質量上,全國各地都不能與首都相提并論,這即為北京在戲劇藝術方面所承載的全國演出中心功能。上海、天津、武漢、廣州等地雖然也可見眾多戲曲、戲劇表演,但地方的戲曲發展生態,無論從何種角度講都無法體現“中心”這一首都北京所特有的文化定位。

ͼƬ5.png

提到大都會與文化中心概念,就不得不提到百老匯、巴黎等這些世界傳統文藝大都會。去紐約,除了逛街一定也要去百老匯看劇,這已經形成傳統。相較于歐美傳統文藝大都會以商演為主流的文藝發展生態,首都北京的戲劇發展還具有惠民性、檢閱性、交流性,這也是承襲了當年“名伶進京”的淵遠傳統。

記者:從世界戲劇大舞臺這一角度看,北京相較于世界文藝大都會具有怎樣的異同?

謝柏梁:北京是世界戲劇大舞臺。這不僅透過首都承載了國內大部分外國高水準院團演出這一方面體現出來,更透過北京舉辦的世界級別戲劇活動種類之繁多、層面之廣泛、以及北京所擁有的多種類的國家級藝術院團這些方面得以體現。

東方戲劇大都會中,日本東京、韓國首爾等都會戲劇活動也多。但北京文化中心所具有的這一引進、容納、消化、開放的心態;這一民族的、西洋的,復古的、面向未來的,商業性的、政策性的戲劇藝術融合發展的實踐理念;以及融全球戲劇于一城的品格與氣度,我認為在全世界也是數一數二的文化格局。

記者:我們看到首都文化的內核還包含創新性這一層,國家也多次強調我們要推陳出新地繼承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從這一角度來談,您如何看待,作為優秀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戲曲文化當下在北京的發展,以及其對首都文化建設、全國文化中心建設的重要意義這一話題。

謝柏梁:作品和觀眾作為戲劇的兩大基本元素,對于戲劇文化發展具大重要作用。我們就從這兩個角度談談,如何在當前快節奏的社會文化環境中,培養慢節奏的戲曲文化氛圍。北京具有全國其他地方無可比擬的、廣泛的、大數量級的、高素質的戲曲觀眾群體,這是培育當前首都戲曲文化氛圍極其優良的基礎,在這一基礎上,如何利用時代賦予的全新內容與方式培育戲曲文化觀眾就成為一個更重要的議題。

從戲曲作品內容創新這一角度來看,我認為應當推動戲曲作品題材的多樣化。扶貧、反腐倡廉、改天換地等主流題材自然應當重視,它也能深刻地體現當下生活的困惑與深刻,奮斗與幸福。但同時也要注重多樣化的戲劇題材,劇本創作應當在主題、題材、風格形式上有所開拓,古裝戲、西洋戲乃至經典新編等同樣不能偏廢。這對編劇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就引出編劇人才的年輕化這一話題。我認為國內相關高校以及相關教育部門、文化部門在培育編劇人才的同時,更應考慮如何對新人進行推介、如何將年輕編劇的本子搬上戲臺,如何讓編劇人才走出學校后,可以走進院團等問題。

從形式上來講,我認為應當充分發揮新媒體、自媒體、全媒體在社會輿論、社會氛圍養成方面的力量,讓慢節奏的戲曲文化快起來,跟隨年輕人的的生活流動起來,通過使社會大眾關注戲曲評論、戲曲新媒體作品等方式,將沒有走進劇場的觀眾也發動起來。

總之,不要令戲曲文化發展因相對單調而缺乏受眾,應當推進戲曲文化多維度地體現時代,鼓勵年輕人沒有束縛地探索創新,發揮所長。

記者:您是否可以對建設全國文化中心提出一些建設性建議?

謝柏梁:首先,我堅定不移地支持當前各部門諸如“鼓勵基層院團進京演出”、“支持草根文化”等扶植基層戲曲藝術的各項措施。這都是善舉,對各地戲曲文化實驗性發展的支持,葆有了戲曲作為國粹文化的百花齊放性質。

其次,雖然當前戲曲文化、戲劇文化在北京多層次的發展已經對于推動首都文化發展、全國文化中心建設,甚至華夏文明發展的融合性與多元化起到了不可小覷的作用,但是也存在水平高低不一,魚龍混雜的現象。因此,作為戲曲界的一個愿景,我們希望首都戲曲文化發展、全國文化中心建設從選劇目開始,應當更有高度、更有水準。

在紐約,凡是能從百老匯外層包圍圈最終登上百老匯舞臺的戲劇演出和文藝團體,都是經過千挑萬選后的高水準精品。反觀在首都北京上演的戲曲作品和院團,下里巴人要提高,陽春白雪要深化。北京可以借鑒百老匯的戲劇藝術發展模式,在未來首都戲曲文化建設中,注意給地方院團上京演出制定一個演出程序和水準標高。這不僅能為地方院團建設提供一個可參照的高標準,鼓勵了地方院團追求卓越,更提升了北京作為全國文化中心的水準,切實凸現了首都文化的標高。這樣才能吸引更廣泛、更專業、更有深度的觀眾群體,打造更優質的戲曲文化生態。

再有,文化藝術,尤其是戲劇藝術除了作品、觀眾,更需要評價體系、評論機制才能不斷向更優的方向發展,因此戲曲界希望相關部門重新建立對于戲曲文化領域專業的、全面的評價體系與評獎機制。雖然近幾年一些文藝界亂象令相關部門大力縮減了對于戲曲、戲劇領域的評價體系,但我認為該評的獎還是要評,該設置的獎項也要設置,因為當前,這是國內戲曲人、戲曲作品能夠獲得肯定的主要通道。同時,我也呼吁相關部門大力培育首都劇評界評論世界戲劇作品、評價世界級戲劇院團的能力與權威。

我認為,到了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國內的文化發展整體態勢已經具有可以承載陽春白雪,樹立世界水準的高度,建設首都北京成為更優秀的中國戲劇集萃之都,成為真正能夠發揚“世界戲劇、中國創造”精神的文化大都會已經指日可待。

更多精彩資訊,歡迎關注中國文化交流網 www.qpovrv.live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文化交流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魏征收藏的故事"跨界融合充滿文化趣味
"魏征收藏的故事"跨界融合充滿文化趣味

一身莊重的黑色唐裝,儒雅俊朗的主持人魏征款款而談。他捧在手上向大家介紹的,是一款厚重、瑩潤的羊脂玉鐲。悠揚的古典樂曲,深邃寶藍色為主基調的舞臺背景,古金色和中國紅組成了幾個醒目的大字:《魏征收藏的故事》。

中國詩詞大會第五季-河北省秦皇島賽區即將開啟
中國詩詞大會第五季-河北省秦皇島賽區即將開啟

《中國詩詞大會》是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自主研發的大型演播室文化節目。作為全國第一檔全民參與的詩詞節目,《中國詩詞大會》以“賞中華詩詞、尋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為基本宗旨,通過對詩詞知識的比拼及賞析,分享詩詞之美,感受詩詞之趣,從古人的智慧和情懷中汲取營養

我眼中的china·泉州
我眼中的china·泉州

我眼中的china·泉州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我眼中的china·敦煌

我眼中的China·深圳
我眼中的China·深圳

我眼中的china系列專題,旨在通過經濟、文化、歷史、旅游、民俗、小吃、資源等多元化的介紹向大家揭開一座城市的神秘面紗,帶廣大網友們回首一座城市昔日的恢弘歷史,感受一座城市當今的迅速前進,展望一座城市未來的發展機遇。

我眼中的china·貴陽
我眼中的china·貴陽

我眼中的china·貴陽

围棋入门教学